第一卷 宛城夜未央  第四十章 手足自相殘

章節字數:2528  更新時間:09-10-12 18:07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初春的晨,寒意逼人。

    單薄的幾縷陽光擠過云層白霧,落在霜凍的嫩枝上,也落在一張毫無血色的臉上。曾經風華絕代的臉上沒有溫潤如玉的淡笑,沒有苦思冥想的糾結,只有矛盾!只有絕望!只有憤恨!

    陣陣晨風吹過,帶起那只殘破血污的空袖子,拂起那汗濕的黑發,也推動了那雙幾乎石化的雙腳。練塵的雙眼里洶涌著太多的情緒,最終卻無奈地化為空洞。無力地將長劍指向那不驚不怕的女子,他踏出了最后一步。

    “殺了她,否則……”尖銳的威脅聲音未斷,耳邊再次響起那痛苦至極的悶哼。

    練塵禁不住回頭,疼斷肝腸!

    不遠處,生他養他的娘親頹然攤在地上,發絲凌亂,衣衫破爛,雙目已挖,雙手被兩個彪形大漢踩在腳下。他不敢去看那血淋淋零落在地的斷指,也不敢去看那丟棄幾遠的指甲。十指連心,那長硬的指甲生生剝離指尖該有多痛?娘親沒有求饒也沒有呼喊,倔強地咬爛了唇瓣,但是他感覺得到——母子連心啊!他低估了練心,也低估那個人的冷血,他竟會迫不及待地用母親來威脅他……

    再看劍下的練晴,氣息不定地癱軟在地。除了那雙眼睛閃著光輝,她已全然不是那個驕傲的練晴。用一條右臂換來的信任,難道要親手斬斷?那是自己的所愛,就在剛才還并肩作戰,就在剛才她還用懷抱溫暖他,用生命保護他。

    而如今……

    抉擇?

    抉擇!

    抉擇……

    而此時的練晴傷得很重。

    血肉迷糊的下腹抽走了她每一份力氣,全身各大小的傷口扯動她每一根神經,然而最糟糕的卻是她渾身亂竄的真氣。這是她罔顧師父囑咐的后果——強制開啟天絕心法第二層,氣血逆流,重者經脈俱裂而亡,輕者武功盡廢。天絕心法雖需內力催動,但卻介于武術和幻術之間。此心法第一層謂之氣吞山河,達此境者內力翻升十倍不說,還可清心寡欲,附有辟邪驅魔穩固心神之用。這也是師父讓她修煉以避陣法的最大原因。天絕心法第二層謂之萬念俱灰,此境臻至意念的無上境界。但凡腦中所念破壞摧毀的念頭,都會在同一瞬間實現。詳解之,人達此境,內力可由心而生,內力隨時隨地從全身各處瀉出體外,可隔空取物,亦可意念殺人。然而第二層修之極其不易,天時地利不說,任督二脈不說,光逆行天絕心法第一層就可以要一個人的性命。這第二層是在賭命,據說至今史上有六位武林至尊賭過,五人死,一人瘋。而要強行逆運氣血開啟,不但只能暫時達到一半的功力,更會瞬間擾亂氣血流向,并在一柱香之內武功散盡。

    如今的練晴就倍受散功之苦。氣血經脈混亂,四肢早已無力,現在就是想轉個頭也是難上加難,但是她仍不能停止思考。

    練心,刺,鬼娃娃眾人,哪怕是此刻正以劍指向自己的練塵也不是最大的隱患。那個粉衣的綠瞳男子才是自己最最忌諱的人。她無法忘記那幽深迷蒙的眼睛。瞳?練晴覺得幻瞳,或者魔瞳更適合他!此人內力確實深厚,卻遠不及那雙魔瞳的威力。那雙眼,練晴相信即使是梵音寺的拂塵大師,也未必能逃過它們的誘惑。只要看進那雙眼,你就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意識,殺剮存留由他做主。要不是有練天絕心法,練晴實在不知會出現何種局面。然而即使有天絕心法可以倚仗,即使強行開啟了第二層,她也僅僅逼出了瞳一小口鮮血。他現在仍舊精神抖擻,笑意連連。

    至于練心,被自己心愛的人棄如破鞋,練晴很清楚她的心境。練心是在宣泄和報復,可憐的女人……練晴想著竟然放緩了臉部的表情,而這憐憫同情的目光落在練心眼里卻不一樣了,像根毒刺樣地刺得她渾身哆嗦。

    “看來戲碼不夠,瞳!”那幾乎瘋狂的女人再次陰狠了臉,陰毒口氣是對昏倒在地的二娘,折磨是對躊躇不已的練塵,而利劍般的眼光凌遲的卻是遠處的練晴。幾乎是下令的同時,倍受折磨的練王府二夫人又一次渾身抽搐,并未見多少血,只是微濕的泥土上再次多了一片帶血的指甲。

    “夠了!”練塵咆哮如失控的困獸,震得周遭葉落紛紛。

    “快!”練心滿目得意,一如既往的狠絕,毒辣卻比從前更甚。她愜意地欣賞著練塵痛苦的掙扎,身側站著刺,身后是血手堂的鬼娃娃眾人,再加上一個瞳,她贏定了!

    之前在地宮,刺為了她的安全倉惶逃走真是丟盡了臉。好在半路上碰到支援而來的血手堂,才氣勢洶洶地殺了回去。不料卻親眼目睹了一場精彩又驚險的心法內力搏斗。瞳——一個妖媚慵懶的男子,喜好胭脂水粉,喜歡粉衣配飾。然而他卻是江湖聞之喪膽的人物,明道暗道白道黑道,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沒有不知道這一號人物的。傳聞他武技平平,內力卻深厚,更為要命的是他那墨綠如翡翠的雙瞳。平靜的時候如古井之水,澎湃的時候如狂奔之浪。他能夠讓你心平氣和,也能夠讓你靈魂出竅。而就在不久之前,她與刺一眾人就親眼見證了他的實力。只是她練心自詡高手,也只能看個大概。

    當時練晴與瞳空手對面而立,都斂著明顯的肅然,手腳未動,眉眼未動,但是周遭卻在動。兩壁的青銅燈大半已被吹滅,只剩少數幾盞垂死掙扎的燈火印照著兩道無形卻雄渾有力的內力抨擊。強悍霸道的勁力綿綿不斷,一波一波襲向四周堅固墻壁和站立不安的眾人。盡管被相沖的強勁推開許遠,以她練心的修為自然能感覺出兩者勢均力敵,內力相當。未免夜長夢多,她決定先下手為強。可惜有人比他快了一步,還未等有反應。練心只覺得山崩地裂的毀滅感撲面而來,在和刺的急退中,她看到了曾經的弟弟練塵。

    他褪去了眼中瞻前顧后的憂慮,滿目的悲壯與黯然。右袖空懸,左手正握緊明亮的長劍劈入地面。他站在練晴身邊宛如一尊戰神,手持寶劍開天辟地。而地也確實開了,攜著一股肅殺絕然的怒氣應聲裂開,轟然的霎時間,天地一陣搖晃,糟糕!

    腳底一空,來不及回神借力,一眾人就跌入了黑暗。

    都是練武之人中的佼佼者,自然轉瞬間掌握了下墜速度。落地之后就發現地下仍舊是相同的暗道,連暗道旁的石室都擺設大小一致。也就是在此時,她的兩根眼中釘肉中刺旋風般旋開,極速朝前掠去。地道窄小,輕功難以施展,僅靠腳力的兩人眼看就要被練心抓獲,一道石門卻緩緩升起。兩人閃身隱沒在了晨曦微薄的另一邊。隨著瞳一路追蹤至此崖,他們花了整整半個時辰才在懸崖之巔找到重傷不支的兩個人。

    練晴,練塵,我要你們嘗嘗什么是“苦”!這份債,我練心一定要好好討回來。貍貓,我要讓你最信任的兄弟殺了你喜歡的女人,你以后會不會記住我了?

    想著,她又展開迷眩神魔的笑靨……

    劍光亮起,練塵手中的冷刃顫抖不已地靠近練晴的頸項。眾人不由睜大了眼,好一場親骨的殺伐。心里哀嘆,可惜了……

    也就是此刻。

    “住手!”

    一聲大喝如天外神帝,驚得一眾人幾乎岔了氣。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534222.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紫鑫药业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