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都市喋血  第57章 絕地獵殺10

章節字數:2625  更新時間:08-05-01 12:22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手槍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弧形,如一個調皮的小孩子翻滾著跟頭,興奮地、準確地向新州仔的頭部奔過去。

    出于人的本能,新州仔條件反射地用左手一把推開擋在自己面前的許昆,準備用左手接住扔過來的手槍,右手已舉槍向著冷血,瞄準冷血,準備扣動板機。

    這個給他強大壓力的青年人,絕不能活在世界上,新州仔絕不能容忍冷血活在世界上和他作對。冷血活在世界上和他作對,會令他如鯁在喉,如芒在背,絕對會令他寢食難安。現在他首要的任務是要把這個有特殊氣質、給他特別威脅的年輕人,擊斃在他的槍下。

    就在新州仔把許昆推開,扣動扳機的同時,他看到面前的冷血的身子詭異的扭曲著。

    冷血在新州仔推開許昆的剎那間,站立如標槍的身子動了。

    靜如處子,動如脫兔。

    冷血的腳穩如淵岳,紋絲不動,上半身向后右方猛倒,頭幾乎碰到地面,腰拱成一個圓形,就像一座石拱橋,他的動作就像武俠小說中的“鐵板橋”功夫。

    冷血向后右方彎腰閃避的同時,左手快如閃電般抽出插在腰后的另一支手槍,槍就擱在左髖骨上,左手食指猛扣扳機,以仰射的角度開槍射擊。

    “砰”!

    “砰”!

    兩聲尖銳的槍聲幾乎同時響起。

    新州仔射向冷血頭部的子彈,在距離冷血身子一尺多高的地方呼嘯而過。冷血怕新州仔射擊他的心臟,所以腰彎得很低,絕對可以避過射向心臟的子彈。怕就怕新州仔的射擊技術太臭,本來想射心臟的子彈卻射向腳部,那冷血彎下腰就是把自己身體的重要部分撞向子彈方向。

    幸虧新州仔不愧是恐怖分子的頭兒,他的射擊技術還可以,所以新州仔射向冷血的子彈沒有任何懸念地被冷血避過。那顆子彈只能無可奈何地尋找新的目標,究竟擊中的新目標是什么,新州就沒有任何的機會知道,而冷血也絕沒有興趣去尋找。

    冷血左手的槍噴出的子彈歡快地翻騰著,發出愉快的呼嘯,吹響了死神的號角,極速地向認準的目標射去。

    “噗”的一聲輕響,新州仔的雙眉之間突然多了一只眼睛,一只血淋淋的眼睛,就像地獄使者那會吞噬人的眼睛。

    新州仔瞪著絕對不可思議的眼神,帶著滿臉不相信的神色,身子向后“轟然”倒下去。

    作惡多端的、狡猾奸詐的恐怖分子的首領終于死在冷血的槍下,終于倒在正義槍聲之下。

    冷血在心里默默道:為了追捕新州仔而犧牲的軍警同行們,你們可以安息了。

    冷血把許昆扶起來,許昆受了兩處槍傷,一處傷在右手臂,一處傷在胸膛,不過兩處的傷都不是致命傷。

    冷血為許昆打了針嗎啡,先暫時止了許昆的痛楚,熟練地為許昆做了簡單的包扎。許昆必須送醫院,流血過多也會令人死亡的。

    冷血呼叫兩個司機開車過來幫手,冷血又去檢查12號是否有救,3到12號如果全部死亡,他的面子上也說不過去,并且他的手段也沒有人回去為他做宣傳了。

    12號的頸脖處挨了一槍,子彈擦著大動脈而過,也不是致命傷,只是失血過多,陷入了昏迷。

    冷血也為12號打一支嗎啡針,作了簡單的包扎。現在唯一能做的只能趕時間為他們做正規的治療。

    冷血把許昆扶起來,背靠在一塊石頭上面。許昆看上去雖然很虛弱,但精神還不錯。

    許昆小聲地說:“冷兄弟,你為什么冒險救我?”

    冷血握著許昆的手說:“我們曾是軍人,不放棄不離棄是軍人的信條。”

    說到“軍人”這個詞時,冷血的心沸騰起來,這是個多么熟識而又多么陌生的稱呼啊!這個稱呼曾經離他是多么的近,現在離他是多么的遠,但他絕不會放棄,一定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捕捉它,一定把“軍人”這個偉大的稱呼重新回到自己的身邊。

    許昆聽到“軍人”這個詞時,眼睛也放出光芒來,只不過一會兒就暗淡了。他小聲說:“是啊,在軍營當傻兵時是多么幸福啊。”

    冷血安慰許昆說:“別說話,我去打掃戰場。”

    冷血把新州仔他們的尸體集中在地道里,堆成一堆,把七八顆手雷捆在一起,放在尸體的中間,設計好機關,把出洞口掩蓋了,拉動機關。

    “轟”!大地震動,地下傳來沉悶的轟隆聲,出口倒塌,把所有的一切都隱藏了,包括罪證。

    凌晨的沙漠除了呼呼的風聲凌晨,又恢復特有的沉靜。

    這時,兩輛越野車卷起兩條黃龍,疾馳而至,兩個司機跳下車。

    冷血指著許昆和12號對他們說:“需急救,誰的關系廣,能耐大?”

    兩個司機面面相覷,大耳司機說:“近段時間警方掃蕩得很緊,不少弟兄都栽了,我們是后備力量,在警方那兒沒有留下案底。這次的動作這么大,警方不可能不知道,如果我們也曝光了,我們在這兒的地盤就全毀掉,這兒就再也沒有我們的立足之地了。”

    國安司機突然說:“我以前是出來混的,在市里認識的朋友很多,三教九流都有。恰好有一個朋友是開診所的,我以前和兄弟們有誰受傷了,都在他那兒就醫,這個朋友和我從小玩到大,并且我救過他的命,絕對安全。冷經理,你放心把他們交給我嗎?”

    冷血知道國安同志這么說,肯定有他的深意,故意猶豫了一會才點頭答應。

    國安司機對大耳司機說:“大哥,如果這件事小的完成得好,希望大哥能向上面多說說我的好話,小的就感激不盡了。”

    許昆突然接口說:“這為兄弟請放心,只要我們能平安養好傷回去,在這兒的負責人不久就是你。”

    國安同志聽了,高興得就要跳起來的樣子,說:“負責人就不敢當,大家能把我當成兄弟,我就心滿意足了。”

    冷血把許昆抱上車,握握許昆的手說:“不放棄不離棄。”

    許昆也握握冷血的手說:“不放棄不離棄。”

    國安司機說:“路途遙遠,又顛簸,這兩位兄弟就先睡一會兒,睡醒了,目的地就到了。”

    冷血為許昆打了支鎮定安眠針,一會兒,許昆就沉沉睡著了。12號本來就昏迷,冷血怕他中途醒過來,發現國安的秘密,還是給12號打了一針。

    國安司機叫冷血處理完現場后,就跟隨大耳司機找他。

    冷血望絕塵而去的國安同志,知道這個國安同志經過這件事后,開始打入了這個組織在新州對外聯絡處的核心。

    冷血和大耳司機一道返回洞的入口處,把敵我雙方的尸體都聚集在進入洞中洞的那條秘道里,把剩下的所有槍支彈藥全堆放在尸體中間。

    “轟”!“轟”!的爆炸聲不斷,夾雜子彈“啪啪”的聲音,敵我雙方的尸體都煙消云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分不出彼此來了。

    真的是一炸泯恩仇。

    國安同志辦事冷血當然放心,許昆和12號被安排在一個神秘而安全的地方養傷,不用說,這里也是國安一處秘密的據點。

    那個新州仔的青年保鏢的命運,冷血也用不著擔心,他肯定被國安秘密解救了,說不定現在正享受國安“優厚”的待遇呢!

    這兩天的報紙也風平浪靜,冷血偶爾在幾天后的報紙一角發現豆腐塊般大的一段報道,說新州仔的家遭遇黑道人物的仇殺,現在下落不明。

    尸骨無存,當然下落不明,冷血暗道。

    在許昆養傷的這個月里,冷血在國安同志和大耳司機的陪同下,終于可以盡情地在新州游玩。

    一個月后,冷血、許昆和12號踏上回G省Z市的道路上。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534222.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紫鑫药业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