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奇遇  第四章 半路攔車

章節字數:2813  更新時間:14-06-04 15:11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日難,陳菲兒離家出走的一路果然一點也不順利,并非如她當初想的一旦搭上車便一勞永逸。誰能想到自己這一路竟然換了好幾次車,可謂歷盡波折。

    說到第一次換車,原因是那位大哥的車太破,以致沒開多久半路拋錨。第二次則是大車司機在接了個電話后大發脾氣,莫名其妙把她給轟了下來。最后一次是她自己非要下車的,因為上了高速公路后,車上的那兩個人看她的眼神就不對了,而且還對她毛手毛腳,全然不象剛開始的那樣――看似好人。

    因此陳菲兒果斷叫停,這倆人哪里知道,這看似單薄的年輕女孩竟然會武功。在她一個利落的擺拳下,司機的脖子幾乎被她卡斷,女孩這具有震懾力的身手立馬讓他們乖乖就犯,車被迫泊在了應急車道上。

    坐在副駕駛位的小混混臨走前將頭探出窗外,對著下了車的陳菲兒狠狠啐了口痰,并罵了幾句不堪入耳的臟話,這才悻悻離去。

    陳菲兒對此不屑一顧,在她眼中他們就是空氣,絲毫沒有關注的價值,更沒有為他們波動自己情緒的必要,她頭也沒回直接跨過欄桿。

    欄桿這頭是成片的野草,差不多齊腰高,再前面是一望無際大片的農田,陳菲兒在其間跋涉了半天,好不容易才輾轉來到一條公路上。

    這里正在修路,到處是路障,而且時而一段坑坑洼洼的路,時而一段略為平整的路,一路灰塵四起,前面還有排著長隊的嚴重堵車。

    在城市這種場景陳菲兒早已司空見慣,每天上班所經之處不是這里在修路,便是那里在拓寬。所幸她騎的是自行車,不會因堵車而身陷半途。她只是弄不懂為什么當官的為顯政績非得靠這手段,一條路年復一年地來回翻修,這類事造成的路堵讓人們唉聲嘆氣,滿是抱怨。大家的情緒也如這維修的道路一樣變得亂七八糟,坑坑洼洼。沒想到在這么遠的郊區還是一樣,絲毫沒有任何改觀。

    此時是下午的四點來鐘,正夏烈日的余輝猶熱,伴著一路飛揚的塵土,讓人熱燥難當,渾身不舒服。沒走幾步,陳菲兒就已經汗流浹背了。

    此時的堵車令司機們怨聲載道,堵車卻給陳菲兒帶來了便利,至少剛開始她是這么認為的。因為她可以走到每輛車面前去問,而不用冒著危險攔來去飛奔的車。

    但是一路問下來,所有的人都搖頭SayNo,有的人甚至劈頭蓋臉罵她,讓她驚了一驚。細想想倒也不難理解,這種時候能有幾個司機有好心情?陳菲兒只能自認倒霉,心里得出一個結論:堵車時千萬不要去搭車!成功率絕對大打折扣,并且得不償失,可能會挨罵和遭白眼!甚至會被人當成是野雞,自取其辱!

    于是乎,她離開了看不到首尾的漫長車隊,無比凄涼地回到了路牙邊,心中滿是無奈和無法發泄的怨恨。

    “好人絕種了嗎?”她自言自語,狠狠踢飛腳下的石子。其實她心里也明白人家不敢輕易載來路不明之路人的原因,就象碰瓷那類事,做好事非但沒好報,可能還引來厄運!

    正惱著,前面的車開始動起來,大概堵車已開始緩解,所有的車都瘋了似的,趁著能動彈時加大馬力,擠東擠西,都急著要離開這憋悶局促的路段。

    陳菲兒站在路邊茫然看著飛馳而過的車輛,心里再度涌現過一陣悲哀,看來以后的路都得靠自己這兩條腿了!

    就在她萬念俱灰之際,一輛看上去已日夜奔波不少路的灰蒙蒙七座越野車竟竄出隊伍,突然停了她面前,刺耳的剎車聲引得司機們頻頻扭首。

    陳菲兒不覺一楞,停下腳步。從車上下來五個人,都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看他們大半穿運動服的打扮就知道,他們可能是自駕游或野外生存之類的自組小隊。

    “這位美女,你這是要去哪?”為首一臉陽光的高個男子問道,在他面前,陳菲兒仰脖看得不免有些累,心想“不知道他會不會超過一米九?”

    “嗨,你們好!我叫陳菲兒。去處嘛,隨便去哪,你們去哪我就去哪,就搭個順風車。”陳菲兒表情略顯夸張地熱情回道,她實在是不想錯過任何能夠搭車的機會,就算這會兒她真實情緒實為低落。她想盡量表現得具有親和力,讓自己容易被別人接納。難怪都說人一走上社會就得戴上面具做人,管你愿不愿意!她現在算是理解了。

    她的話引得所有人回眸,五雙眼睛齊刷刷看向她。

    “隨便去哪?”高個子重復著她的話,眼睛瞇成了一條線。看他那樣子,顯然是陳菲兒這太過隨意的回答讓人生疑。

    “是啊!我是出來找工作的,還沒想好去哪找,所以……”陳菲兒忙不迭地解釋道。

    “強子!捎上她唄!這妹子不是壞人!”高個子身后響起了一個嘎嘣脆的女聲。

    陳菲兒欠起身子想看看說話的是什么人,那女孩卻已經自己走上前了。

    與其說她是女孩,“女人”這個詞兒似乎更適合她,只見她濃妝艷抹,身上香氣撲鼻,給人的第一眼非常刺激眼球,陳菲兒還以為是畫上的埃及艷后走出來了。總之她化得跟明星似的,一條馬尾辮扎得老高,加上她高挑的身材,時尚又性感的高腰裙褲,給人一種居高臨下的距離感。陳菲兒覺得這女人和剛才與自己答腔的高個男簡直是珠聯璧合的一對璧人兒,相襯得可以用“無懈可擊”來形容了,完美的夫妻相!俊男靚女!

    “嗨,你好!我叫茵子!這是強子,咱們的隊長!”“埃及艷后”指了指自己身側的大高個兒。

    “你……你好!你們好!”陳菲兒感覺自己舌頭有點打結了,茵子卻老熟人似地挽住了陳菲兒的胳膊,拖著她來到了另外三人面前。

    “來!認識一下,軍子!山子!珍子!”

    陳菲兒差點沒笑出來,這一行人的名字也忒有意思,竟然全是“子”!當茵子最后報出“珍子”時,陳菲兒不由失聲尖叫道:

    “貞……貞子?!”

    長發垂了一臉、只露出半只恐怖眼睛慢慢爬出電視機的白衣女鬼立馬浮現出她的腦中。

    不過眼前的珍子和女鬼形象相差甚遠,這個珍子個頭和陳菲兒相仿,模樣兒清純可愛,象鄰家小妹,一雙眸子會說話般水靈透亮,和茵子完全象兩路人。

    這么說吧,如果要用花來形容眼前的這幾個女人,那茵子必然是雍容華貴的艷麗牡丹,珍子是淡雅芬芳的素顏百合,陳菲兒則是不偏不倚、不卑不亢、不嬌不媚的君子蘭。

    三人中有兩個友好地露出了笑臉,只有叫軍子的男子面色冷淡,甚至帶著一絲怪異,和陳菲兒對視一秒便迅速移開視線,仿佛她長得太丑令他不忍多看似的,這讓陳菲兒心里稍有不適。

    想到自己還得搭人家的順風車,她很快收起尷尬,沖眾人笑道:

    “嗨,你們好!你們的名字真有趣,為什么都叫‘子’?”

    “因為我們是登坷冒險隊。”被喚作山子的帥哥笑得極是夸張,嘴角彎得幾乎要侵入鼻子的地盤了。

    “登科?五子登科?呀!這名兒取得!有才!”陳菲兒笑得花枝亂顫,發出由衷贊嘆。

    “不過此‘登坷’非彼‘登科’喲,是‘坷坷垃垃’的‘坷’。它是多音字,所以也暗指坎坷,寓意再坎坷再艱難我們也能爬上去!我們都是業余的攀巖愛好者,下一站打算去長白山。”鄰家小妹珍子細心解釋道。

    “長白山?”陳菲兒喃喃道。她雖然自小在丹東長大,但長白山卻沒去過,反正暑假才剛開始,有的是時間,不如跟他們一塊去長白山玩玩,工作可以慢慢再找,陳菲兒心里暗自盤算著。

    出門時的不快,神話電話的困擾,女孩已忘卻一切。從前她不止一次地突發奇想過,自己一個人去冒險,去亞馬遜叢林!去撒哈拉沙漠!沒想到老天爺這么快就幫她實現愿望了,長白山!不錯的開始!

    看著眼前這群活力四射的“五子登坷隊”,陳菲兒比任何時候都要興奮。

    就這樣,隨著登坷攀巖小隊,她滿懷期待地踏上了前往長白山的征途。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534222.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紫鑫药业股票